?
赵本山与徒弟们:从吃饱饭到撕破脸谁是“冤种”?
  作者:admin     发表时间:2022-09-27    

  娱乐圈有几大不解之谜,前有陈坤儿子亲妈是谁,今有赵本山和徒弟们发生了啥?

  两个月前,老赵的第26号弟子,也是现任辽宁艺术团团长的张小伟,在某音直播间跟网友们开启了唠嗑模式。

  多收点儿人,那本山传媒的队伍可就更大了,师傅自然更加深藏功与名了,为啥师傅不那么干呢?

  脑袋里藏着很多疑问,张小伟逮空便私下问老赵:“师傅,咱们为啥不收这么多徒弟啊!”

  “一百单八将不是水泊梁山吗?后来咋样了?不是都散了吗?这个数字一点儿也不吉利,咱们这个团队不能散啊!”

  原来,张小伟在直播间唠的,是关于传言老赵不收108个弟子的线年的历史了。

  可现如今,自从年初张玉娇开始控诉老赵以来,老赵的部分徒弟和老赵竟然有种要分崩离析的错觉。

  精确点儿,老赵这位黑土地上的喜剧明星,诞生于辽宁铁岭开原县(现在的开原市)的大山深处。

  当时,为了好养活,老赵他爹就给了老赵取了“本山”这个名字。希望他像大山一样,风吹雨淋都没事儿。

  如今看老赵,也确实像他爹许诺的那样,活得不仅挺好,还是人群中少有的玩得起私人飞机的主。

  好歹是个活生生的人,赵家人也不可能看着他自身自灭,只能安排老赵跟他二叔去学艺,他二叔是个盲人。

  一个盲人加上一个6岁的孩子,两叔侄互相搀扶着走街串巷去卖艺,有多不容易,可想而知。

  却因为早年间跟二叔学艺的技能,在李忠堂执导的拉场戏《摔三弦》中,扮演了一个盲人老汉而受到关注。

  那年的老赵,不仅仅是剧团里单纯的二人转演员,还是一个出现在荧幕上,千家万户都关注的电影明星。

  当然,老赵对后辈们的照顾,是真正的怀有关怀之心、怀有怜悯之心的那种照顾。

  李正春作为老赵的第1号大弟子,出生也是特贫寒,跟家里商量之后,便决定学艺改命。

  说来他运气也挺好,在他们县文化馆学了两月,因为嗓音条件还不错,就被老赵当时所在的铁岭县(现在的铁岭市)剧团招去当演员了。

  刚进铁岭县剧团的时候,李正春年纪小,不懂事,总是受人欺负,感觉做啥都特难,都快坚持不下去了。

  李正春又不是呆,有这么一个出了名的师哥照顾自己,那岂能有不抱紧师哥大腿的道理?

  某天夜里,他买了几个小菜,打了一些散酒,再把剧团领导和老赵请到他宿舍里,正式拜老赵为师。

  老赵早年间收的徒弟们,要么是家境贫寒,出生贫苦;要么是弃文从艺,从小唱戏。

  像早年间的张小飞、唐鉴军、王小宝、王小利、蔡维利、张小光、王金龙等人都是这种状况。

  老赵带着一群文化、技艺都参差不齐的徒弟,还真在“艺术”这条路上闯出了天地。

  2000年之前,老赵虽然通过《相亲》、《我想有个家》、《牛大叔提干》、《昨天今天明天》等脍炙人口的小品,在春晚的舞台上大放异彩。

  不过,老赵的徒弟们可以挂着老赵的名儿,自个儿去跑剧场,或是跟着老赵在各个剧场演出。

  像大弟子李正春就曾跟着老赵在《大观灯》中饰演了“二和尚”一角,三弟子张小飞就经常忙着帮老赵处理艺术团的事儿。

  总之,老赵那时候的初衷很简单,就是要让跟着他的徒弟们都有事儿做,都有饭吃。

  这些个小小的心愿对那时候已经在全国出了名的老赵来讲,不算太困难,都能实现。

  老赵自个儿更是踩中了时代的风口,从原先精通的唱小曲、演小品,过度到了拍电影,演电视剧上。

  2001年之后,老赵通过自个儿创业成立的本山传媒,投资拍摄了《刘老根》、《乡村爱情》、《马大帅》等系列乡村题材的影视剧作品。

  这些作品的诞生,给老赵带来数不尽的金银财宝的同时,也给老赵的徒弟们带来了更大的演艺舞台和更美好的生活水平。

  最先开拍的《刘老根》系列在定角色的时候,老赵愣是一点儿肥水都没给外人留。

  大徒弟李正春拿了好笑又好气的冯乡长,三徒弟张小飞拿了忠心不二的二柱子,四徒弟唐鉴军拿了巴结人的徐迈,六徒弟王小利拿了宋秃子。

  其中戏份较多、性格低调、谦逊厚道、德才兼备,同时也是个凤凰男的青年才俊刘大奎,被五徒弟王小宝给拿下了。

  当然,后来《乡村爱情》系列和《马大帅》系列开拍的时候,除了刘小光(赵四的扮演者)、贺树峰(谢永强的扮演者)、吴云飞(赵玉田的扮演)、王小虎(李大国的扮演者)等新徒弟的加入。

  就拿唐鉴军和王小利来讲,唐鉴军就是《乡村爱情》系列中的“谢广坤”,王小利就是《乡村爱情》系列中的“刘能”。

  其中大家熟知的,比较知名的,就有小某阳、大鹏(董成鹏)、宋小宝、宋晓峰等人。

  原本,老赵帮助了这么多人,成就了这么多人,晚年应该是在徒弟们的恭敬声中度过才对。

  仅仅想让徒弟们吃饱饭的老赵,估计都没想着,他的徒弟们吃饱了饭,他就吃不下饭了。

  她的师傅是唐鉴军(谢广坤)和刘小光(赵四),也就是说,老赵算是她的师爷了。

  不仅控诉老赵让自己的前夫赔得倾家荡产,还控诉本山传媒压制自己,导致自己没啥出路。

  王小宝,老赵的第5号弟子,曾经在《刘老根》中扮演过刘大奎,在《乡村爱情》中扮演过王长贵。

  “自己是缴纳了5000万的违约金,才和老赵解除师徒关系,才离开本山传媒的?”

  老赵的6号弟子王小利(刘能的扮演者)、7号弟子蔡维利(王老七的扮演者)也都在社交平台上对老赵颇有微词。

  徒子徒孙们,以及他们的家属们,一点儿面子也不给老赵留,纷纷在社交平台上拆老赵的台。

  喜剧效果拉满,“赵四”被气到快蹬腿起舞,于是他的直播间每天都有10万+的网民在蹲守。

  王小宝就曾经说过,刘小光现在每场直播至少能挣180万,他自己也想做直播带货。

  “赵四”火到同门来吐槽,而他一会诉苦公司提成提的太多,他憋屈不干了,一会又重整旗鼓带上了女助理……

  线下不好做的时候,线上暂时还是不错的。比如直播带货,如今是个人物都想分蛋糕鼓钱袋。

  大部分稍微有点儿粉丝基础的明星就更不用说了,张檬、贾乃亮、舒畅......都纷纷在直播间扯着嗓子卖货呢!

  宋晓峰此前直播营收破亿的时候,原本高高兴兴地拉来自己的同门和师傅,想跟他们唠唠自己的另一番成就。

  听到自家师傅下自己面子,宋晓峰也算识趣,连连点头,师傅说的是。如今宋晓峰承诺不再带货。

  世间的关系维系,除了血缘,要么靠情要么讲利,往往,有利可图才沾情。所谓师徒一场,不聊情,那就是打工的要加薪的事了。

  看来老赵和徒弟们的故事,一茬儿接一茬儿的,东边落了西边起,南边落了北边起,老赵怕是教训不过来了。

  有人说,香港牛魔王管家婆彩图i澳门葡京,徒弟们忘恩负义,有人评老赵家长制亏待了徒弟,一时间谁是冤种,外人看不清。

  可以肯定的是,昔日老赵顶着小品王名号时膝下弟子奉神听令的场面,大约,一去不复返了。

  老赵原先还说:“自己这帮徒弟,一定不能散,散了他们啥也不是,没法养活自己。”